书阅屋 > 牛派单双言情 > 禁欲总裁,求放过 > 第514章 514 你内心的深处

第514章 514 你内心的深处

作者:夏日花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52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14章 514 你内心的深处

????纪乔希对于叶绵绵目前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之前安澜的大致介绍上。

????身为叶绵绵的闺蜜,她自然要弄清状况之后,才决定要不要提及慕寒川的事情。

????可以说,秦烈与叶绵绵之间的事情,她也是见证人之一。

????秦烈的为人,她也是清楚了解的,是个靠谱的。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叶绵绵现在是否幸福。

????如果叶绵绵觉得幸福,那么她就不必操这个心了。

????可是,万一叶绵绵不幸福呢?

????“乔乔,你为什么这么问?”

????纪乔希苍白的脸上这才浮现了几许轻浅的笑容。

????“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嗯……你是指秦烈吗?”

????“对,你爱他吗?”

????叶绵绵伸手将垂下来的刘海轻轻地挽到了耳后,一双眸子仍旧水汪汪的,像清潭一样。

????皮肤白皙细腻,灯光下,近乎透明。

????垂着眸子,那长长的睫毛投下了沉重的阴影。

????不知道为什么,她笑容里总透着几分空虚……

????“阿烈对我很好……我在想,如果我有一个丈夫的话,那丈夫应该就像秦烈这么好吧!”

????叶绵绵仰起眸子看向天花板。

????秦烈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他很注重生活的细节,他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一直守在她身边。

????这样的男人,大抵都是女人想要嫁的。

????她挑不出来任何毛病。

????“可是……”

????她突然话题一转,“乔乔,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跟阿烈之间的感情怎么样,我……有过其他男朋友吗?”

????“你为什么这么问?”

????“乔乔,我跟阿烈决定好了,一个月之后我们就结婚!但是在这之前,我会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记忆。我不希望自己做出后悔的决定,也同样不希望耽误秦烈一生。他是个好男人,所以我要认真对待。”

????纪乔希沉默了。

????“你没问过秦烈吗?”

????叶绵绵笑了,“阿烈说我们一直在一起,感情很好,你信吗?”

????“呵呵……”

????纪乔希笑容有些苍白。

????曾经的叶绵绵跟慕寒川在一起的时候,她虽然是快乐,但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看似灿烂的绽放,但是刹那间便耗尽了光华,剩下的便是无尽的折磨。

????彼此相互伤害。

????而秦烈看似平淡,却又沉稳执着。

????就像此时的叶绵绵,脸上的笑容仍旧是满足的。

????纪乔希在想,如果叶绵绵从未遇见过慕寒川,她或者早就跟秦烈拥有幸福了。

????“你希望你之前有过男朋友吗?”

????“这个,不是希不希望的问题吧!我就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你给我说说!”

????纪乔希笑了,跟叶绵绵在一起的糗事很多,她几乎不用认真去想,信手拈来就有。

????此时,挑挑捡捡地将两个人共同租房子,一起喝酒一起嬉闹的事情都告诉了叶绵绵。

????“你以前是有过一个男朋友……叫做宋牧之,是个渣男,他欺骗过你的感情,这样的人,我觉得你还是忘了好!”

????纪乔希轻描淡写地说道。

????叶绵绵倒是一怔,她原本想说,这几天,她夜里常常会梦见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像一团黑影,在她的梦里与她夜夜纠缠在一起,他给她的感觉很浪漫很激情,又很美好。

????可惜,她看不到他的脸,也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此时,当纪乔希提及宋牧之三个字的时候,叶绵绵心里终于释怀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一个应该忘掉的人!”

????“那么,你呢,乔乔……你怎么会来澳洲?你为什么跟沈默在一起?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叶绵绵不问还好,这一问之下,纪乔希的眼眶又泛红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的身子又在发抖。

????或许刚才叶绵绵跟她聊天的时候,让她的情绪比较放松,想起了以前那些快乐的时光。

????而现在,她又落到了实处,她并没有逃脱,仍旧还在恶魔的隔壁。

????“乔乔,我不问了!没事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许久,纪乔希才哽咽着,“沈默就是个恶魔!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遇上他的。”

????此时,楼上的书房。

????沈默悠闲地解开了几粒西装的扣子,坐在沙发上,表情闲适……

????秦烈低下头,对着棋盘冥思。

????棋局于他来说,是很不利的。沈默这个人极狡诈,下棋的套路很多。

????稍不注意,性格耿直的秦烈就会被他套进去了。

????这半个小时下来,他的棋子快被沈默吃掉一半了。

????就在沈默即将要赢的时候,他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棋子,冲着秦烈灿烂一笑。

????“不如求和吧!”

????秦烈眯起了眸子,“你瞧不起我?明明你都要赢了……”

????“下棋本来就是个消谴的玩艺,何必为了一决胜负而伤了友谊呢!我这个人向来如此,下棋,点到为止……”

????沈默说话很风趣,也很有内涵,但是话里却有话。

????秦烈也放下了棋子,“明人不说暗话,我昨晚本来登陆的一艘货轮,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沈少爷,还请高抬贵手放过,毕竟是邻居,希望以后还能好好相处。”

????“呵呵,秦少这话说得,你那艘货轮,我倒是听说了一些,似乎藏了一些违禁的物品,现在被澳洲这方面的海关给扣留了。你看看,你误会我了,我又不是政府的人,怎么能扣你的船呢?不过,我倒是有些关系,如果秦少愿意通融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找关系,说不定就能放出来。”

????“沈少就直接说吧!今天亲自登门是为了什么事情?”

????一个来者不善,一个深藏不露……

????沈默站直了身形,伸手卷起了白衬衣的袖子,轻轻地弹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我的女人昨晚上逃了,据说,就藏在你府上……这事情说大可大,说小可小,那女人对你没有什么用。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心头肉,还请秦少通融一下。”

????沈默还笑着拱了拱手,优雅礼貌至极。

????“还有这样的事情?”

????沈默打开了手机,手机画面上有一个定位系统,“你看,这地图上的小红点,就是她体内的定位仪,说来也巧。这位置还真好是你府上。”

????此时,秦烈终于明白了安澜的不安与慌张。